航空大都市——因运输兴起的城市



时间:2017-01-13 16:55来源:航都院 作者:wang 点击:

        
 
        每天很多人都在重复着一件事情,冲进电梯,在候机室等候,然后乘上飞机。全球化时代,大多数人都不停地穿梭于工作和休息的路途中。

        航空改变了商业发展模式,这对时间要求紧迫的产品来说更是显而易见。如今,航空正渐渐地改变我们的生活方式,围绕航空运输枢纽的城市正逐渐建立。

        过去,机场都坐落在远离商业及住宅区的地方,人们认为它是一个让人困扰的必需品。现如今,围绕机场建立一座航空大都市已成为了新的发展趋势:机场,住宅区,物流区以及商业中心是其主要构成,火车及高速公路是主要的陆路交通渠道。

        航空大都市的建立是为了让人们及商业更靠近机场。如同过去城市都是围绕着港口、铁路、高速公路建立的一样,现在在经济全球化背景下,城市开始围绕着机场发展。

 

 
        从迪拜到南非,从韩国到德克萨斯,全球约有数千亿美元正投入到航空大都市的建设中,以提高人们的工作和生活效率。而所有这些发展都必须依托机场的建设发展。
 
        物联网
       
        郑州航空港经济综合实验区首席顾问、郑州航空大都市研究院院长、北卡罗来纳大学柯南-弗莱格商学院航空商业中心主任约翰·卡萨达表示,“航空大都市就是竞争力。飞行构成了真实的连接网络,即物联网,而机场就相当于路由器。在经济全球化的背景下,无论是人还是物都需要快速有效地实现转移。因此对于全球化公司以及其员工来说,它们必须靠近主要的枢纽机场。这是一种新型的经济——速度经济。”

 

 
        卡萨达表示,在全球化经济时代,公司依赖无库存生产以及隔夜零售快递,而航空运输让这一切成为现实。现在,构成全球化经济的另一项重要要素也围绕机场快速发展,以加快其配置速度——人才。因此,越来越多的企业将总部设在机场附近,员工住在机场城市的生活区,管理层经常飞到机场附近酒店或者公司位于机场的办公室基地参加会议,这样就节省了从机场到核心商务区的时间。

        美国发展最好的航空大都市是达拉斯·沃斯堡机场的拉斯科琳娜区域,该区域容纳了全球500强企业中9家企业的全球总部。位于阿姆斯特丹泽伊达斯地区的史基浦机场拥有ING和ABN Amro的总部。位于中国郑州航空港经济综合实验区的航空大都市生产了全球13%的智能手机。

        卡萨达表示,现在很多公司会议都会在机场附近酒店或者位于机场的办公室召开。他说具有全球化发展趋势的企业会优化远距离交通连通性,同时缩短本地的地面交通时间和成本。

 

 
        卡萨达以芝加哥奥黑尔机场的希尔顿酒店以及达拉斯·沃斯堡的君悦酒店为例,介绍目前机场城市主要在建的是四到五星级的24小时商业中心,它们都配备有各种类型的会议室以及负责协调会议的企业对接人。

受欢迎的住宅区
       
        航空大都市也承担了城市休闲娱乐以及生活服务的功能,因此航空大都市范围内还应有餐厅,高尔夫练习场、球场,运动场,电影院,商店,学校,医院,图书馆等设施。在2000年至2010年间,达拉斯·沃斯堡机场拉斯科琳娜地区的房地产市场是美国发展最快的地区。阿姆斯特丹的泽伊达斯地区由于靠近机场枢纽,铁路枢纽以及欧洲主要的高速公路,成为了人们居住的热门地区,同时数百家企业选择将总部设在那里。

 

 
       卡萨达说,达拉斯·沃斯堡机场的南湖是航空大都市住宅区的典范,这里居住了越来越多追求工作生活平衡的人们。他说,“如果一个家庭中的丈夫和妻子都经常出差,那么他们往返家与机场间的几个小时就有重要意义,这决定了他们是可以回到家休息还是必须在外过夜。选择住在南湖的人们都是选择平衡家庭生活与工作的人。”
       
悉尼西航空大都市
       
        澳大利亚是一个航空业发达的国家。截止2016年3月,国内共执行航班超过5800万次,十年前这一数字为4400万次。根据德勤经济(Deloitte Access Economics )发布的数据,2015年澳大利亚国内商务出行班次增长了18%。根据国际航空运输协会预测,截止到2034年,全球飞机出行班次将增长一倍。位于巴杰莉溪(Badgery's Creek )的悉尼西国际机场将于2025年建成,它将成为澳大利亚的首个航空大都市。悉尼商业委员会悉尼西地区负责人大卫·博格(David Borger)表示,虽然悉尼西机场是悉尼的第二大机场,但是它面临更多的机遇。

 

 
        悉尼商业委员会聘请卡萨达研究该地区的潜力所在,并计划打造悉尼西部航空大都市。他说,“悉尼西机场一方面是悉尼的第二机场,另一方面它也是一个拥有四条跑道的大型航空枢纽,以及经济发展引擎——航空大都市。”博格的观点有充分的支撑,尤其是对于航空大都市的建设来说,它不仅仅是交通基础设施的建设,还需要有产业,科研,教育,专业服务以及住宅服务等功能。悉尼西部航空大都市建设的其中一个支持者是普华永道悉尼所合伙人约瑟夫·卡罗齐(Joseph Carrozzi),他认为悉尼西机场不应仅仅是一个分担客流量的新建机场。它应该在一个全面的规划指导下建设,打造一个经济、产业发展围绕的核心。枢纽机场极其重要,因为它越是作为全球经济的一个节点,就会有越来越多高附加值、时间要求紧迫的产业和员工聚集在它附近。

全球领先的六个航空大都市

阿姆斯特丹——荷兰史基浦

 
        阿姆斯特丹的史基浦机场以及位于其南部的泽伊达斯聚集了航空、商业以及住宅功能。史基浦机场每年客流量达5500万人次,机场航站楼如同购物中心,供旅客及顾客购物、休闲。航站楼外事史基浦商业中心,写字楼、酒店、会展中心坐落于此。泽伊达斯至史基浦机场的轻轨约7分钟。泽伊达斯虽然是金融中心,但它也同样是生活居住、购物的热门地区。
 

达拉斯——美国达拉斯·沃斯堡国际机场
 
        拉斯科琳娜是一个规划的高档社区,约5000公顷,与达拉斯·沃斯堡机场以及达拉斯市区通过轻轨连接。社区内不仅有办公楼,轻工业,酒店,70多家餐厅,便利店,4个高尔夫锦标赛球场,14000个家庭住宅,还有9家1000强企业的全球总部。南湖位于达拉斯·沃斯堡机场西北边,是为养路工建设的叶状郊区城区。共有28000人居住在南湖,他们主要是专业运动员,媒体人士,企业高管,律师,会计师,工程师以及IT顾问。
 

松岛国际商务区——韩国仁川国际机场
 
        松岛是一个中等规模的城市,它建立之初就是为了服务仁川国际机场。松岛机场城市有配备机场商业综合体、可容纳10万人住宅的航空城;170公顷办公面积的国际商业城,酒店,商业园区;国际自由贸易城,配备文化设施的超过65000个住宅,18洞杰克尼克劳斯高尔夫球场,医院和国际学校。松岛也是纽约中央公园的完整复制品。
 

 
爱库鲁莱尼——南非约翰内斯堡
 
        约翰内斯堡正在非洲最繁忙的机场——坦博国际机场附近开始建设航空大都市,主要产业有时间要求紧迫型产业,生物科技产业,先进制造业,航空业以及研发产业。这是非洲唯一的航空大都市,项目耗时30年。
 

 
中国郑州航空港经济综合实验区
 
        郑州航空港经济综合实验区位于新郑国际机场附近,规划面积415平方公里,建成后它将成为亚洲机场的典型代表。iPhone制造商富士康坐落在郑州航空港经济综合实验区,共有员工250000人,全球13%的智能手机也产自郑州航空港经济综合实验区。5年前,这里还是一片荒芜,而如今该地区年均进出口产值达到60亿美元。
 

 
迪拜南部——阿联酋
 
        勒马克图姆国际机场附近一个规划面积140平方千米的城市——迪拜南部正在崛起。到2025年,勒马克图姆国际机场年均旅客吞吐量将达到2.4亿人次,2万间酒店客房将建成。迪拜南部除了具有物流,商业,机场功能外,还将建成一系列适合高收入和中等收入家庭的住宅物业,以及一个1300万平方米的高尔夫城,包括高尔夫球场,商场,休闲设施和酒店。
 
内容资料来源于2016年12月22日发表的《澳大利亚经济评论》对卡萨达的采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