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IC微信

AIC小程序

智库微信

回到顶部
首页  >  新闻中心  >  新闻详情

行业分析 | 航司及机场需重视货运

来源:SASI
2020-07-16
作者:
下载附件

航司及机场需重视货运

新冠肺炎对航空物流业造成的冲击前所未有,但航司和机场似乎并未吸取前车之鉴,面对危机仍不知所 措。整个行业沉浸在机会主义甚至绝望丧气之中,许多航司及机场高管陷入迷茫,手足无措。 

 

近期我们密切观察行业动态,同时采访客户,得出以下结论:

l航空业至少3年才能恢复,洲际休闲商旅版块恢复尤为缓慢。

l国际航线所需恢复时间远长于国内航线。危机结束,旅客量即会攀升,但仍将低于危机前正常水平80%。某些欧洲航司为兼顾社交距离和个人保护,已开始谋划后新冠时代的客舱座位布局。

l由于恐惧海外游客带来第二波新冠肺炎爆发,一些国家出于保持社交距离的考量,将继续关闭边境。多数人认为在疫苗研发成功并广泛投入使用后,方考虑重开边境,这意味着要继续关闭边境数年。

l疫情对普通民众的经济打击不容小觑,个人会首先取消旅行等大笔开支。如果要休假,会尽量选择国内目的地,而非出国,也不再透支信用卡奢侈消费。人们会在疫情结束后,继续外出走亲访友,但频率将远低于疫情前,尤其是出国探亲。 

l疫情结束后,客运收益将延续低位。尽管航司以优惠吸引旅客,但这种方法难以长久维系。疫情爆发前,长途国际航线的经济舱票价已触底。如果客运业务无法恢复至疫情前水平,不便于长途货运的小型飞机将成新常态。 

l商务旅行虽然收益高,但恢复速度滞缓,或会拖累休闲商旅业务复苏。许多公司已适应线上会议模式。另一方面,如果公司强迫雇员前往疫情不稳定地区出差,也要承担相应责任。 

l由于乘客要求保持距离,拥挤的经济舱不再受青睐。因此市场对长途廉价航空能否持续营运存疑,依赖旅行社的廉价航空公司的生存尤其成问题。

l在疫苗研发成功并大规模使用前,如果航班量无法恢复正常水平,必须出行的商旅游客则不得不为高价机票买单。 

l鉴于航司会利用此次危机“整肃”机队,部分机型或将永久退役。可能永久淘汰的机型包括波音747-400、空客 A380、空客 A340、波音 777-200,甚至更早期的 767系列,这些都是效率低、老式的宽体客机,不易客改货。老式窄体客机也将淘汰,比如波音737系列、波音717系列、麦道MD-80系列以及空客 A320。不过部分767系列或737- 800可能重获新生,改装为货机,不过大部分还是会永久退役。 

l退役的老式宽体客机腹舱宽敞,其实适于运货。这批飞机退役,可能削减全球航空货运能力。倘暂不考虑大型电商需求,现有货机运量能够应付全球货运需求。 

l地缘政治将改变制造业增长方式,影响海外直接投资,冲击生命科学、制药、大型制造业(航空及汽车行业)等行业零部件供应。商业营运模式也会出现转变,准时化生产(JIT)和货源采购或因企业自主选择,或按政府强制要求,将从低制造成本国家回流本国或迁至近岸。 

l除了政府注资或是补助,疫情期间倒闭的航司很难获得融资来源,遑论东山再起,因此许多市场参与者就此退场。获得融资的航司,其新买家的航司将不会再犯同样的错误。 

l过去几年“整肃”机队的公司功夫没有白费,大型航司紧抓此次危机裁员,而此前工会是裁员的最大阻力,欧洲的工会尤为如此。 

在当前盈利微薄的环境下,客运航空举步维艰,客源难觅,国际宽体客机运营尤其艰难。

 

航空货运与物流

鉴于客运航线尚未复苏,货运业务对航司至关重要,而且对飞机机型(大小)和服务频次的选择也会有重大影响。货运的财务贡献对于客运航司盈利能力也至关重要,如今,航司决策层对未来数年发展做出规划时,也要慎重考虑,飞机机型能否满足预期需求。 

随着经营不善的航司退出市场,适于运货的旧型号宽体客机被淘汰,腹舱带货运力会出现缺口。在当前航班载客率低,客运无法实现盈利的环境下,航司要想方设法寻找盈利解决方案,优化资产配置。  

航司机队缩水,活跃程度下降,机场力图保持现有运量,若能占据更大份额,保持机场活跃度,则最好不过。因此机场在做出决策时应该也必须以航空货运为核心。 

航空货运市场未来走向扑朔迷离,但以下趋势不可逆转:电商需求无疑将继续飞速增长;为降低风险,将出现供应链回流或移至近岸;地缘政治对需求和运量的影响力日趋加大。

 

近期报道

 “上周,日本宣布设置22亿美元基金,吸引日本制造商离开中国回流本土或搬至东南亚,以此应对供应链中断问题。” 

“受疫情冲击,美国国家经济委员会主任拉里·库德勒表示,对将制造业从中国搬回美国的公司,华盛顿应当支付搬家费。”

 

南华早报

Diter bitkan 07.04, 25/04/2020

 

 

忧虑的政府

危机之下,贸易保护主义抬头,同时市场有人大量囤积医疗必需品,导致货源难觅,供应不足,曝露航空货运政策低效的问题。 

平常时期,航空物流推动经济发展。而此次危机来袭,当局吸取惨痛教训,将航空货运提升至国家战略高度,充分发挥其保障国家与国民健康、安全和民生的作用。 

政府是否继续放任自己依赖海外货运商,有待观望。而这些公司选择飞往需求最紧急的国家,那里投资回报率也最高,结果导致国家、地区之间起纷争,甚至“友邦”也起“口角”,民族主义复苏。747货机包机价格涨了四倍的传言俯仰皆是,货运商动辄月赚三四千万美元的消息满天飞。
这就是现实:腹舱带货运力尽失,市场由少数几家全货运公司主导,随着消费者购买习惯转至线上,现有运力也更偏向于服务电商公司。当前形势对行业有什么影响,政府如何才能保障本国需求?

危机前,客运航司决策管理遵循自由市场逻辑,但危机时却无力满足客户和战略发展需求。大多数主要欧洲航司此前运营货航,货运部门业务繁忙,影响力大,在管理层有发言权。然而,这种情况不复存在,大部分货运业务及专业货运管理人员遭到裁撤。 

政府当局必须明白,危机管理为国家要务,而要有效控制风险,则要拥有宽体全货机。如果空军舰队没有这样的机型,那么就需要类似美国民用飞机舰队(CRAF)的项目补贴商业盈利航司,确保在需要时,能提供宽体全货机货运服务,以免重蹈过去数月航空货运短缺的覆辙。 

供过于求导致客运航空收益连年下跌,这在危机前就已不是秘密,若无航空货运,大多数国际宽体客机航线入不敷出。展望未来,航空货运经济必须作为发展重点,更受重视,这样航司才能渡过危机时期,并在危机后永葆生机活力,持续提供核心服务。

 

航司和机场决策层必须重视货运

航司和机场未来三年如何规划决定了它们疫情结束后的处境,甚至是生死存亡。一些公司表示疫情结束,若无政府支持,难以维系。

我认为航司或机场永远依赖政府的帮助是不明智且不现实的。对客运航司来说,加强货运能力是一条可行之路,确保决策层聘用、培训货运专业人员,并听取他们的意见。

l航司和机场应改变不合理的组织构架,将货运作为重要的业务。物流是一个专业性极高的职业,对航司和机场盈利以及商业可持续具有战略意义。因此,物流部门应该由行业专家领导,而非短暂在任的轮岗高层。

l航司应有能力提供综合服务,保证物流的快速、透明和质量。

l航司和机场当务之急是全面提升电子货运能力以及服务水平。

l机场应着眼于具有商业和战略价值的重要航线,建立货运“数据及物流走廊”和客运“安全技术”协议,让旅客在出发前就能了解到目的地机场安全有保障,同样在返程时也可通过类似流程,确认抵达机场的安全性,以此重建人们对航空旅行的信心。

l物流供应链所有参与方应立足自身增值优势,合理收取客户费用获得收入,而非依赖与航司的买卖差价获得利润。航司和机场必须大量投资于服务水平提升,发展盈利性业务;过去是亏是盈无法得知,不过这种情况不可持续下去。

l当前,航司必须将货运视为核心业务,投资提升货运管理层、人员配置和培训,将所有必要资源直接对接航空物流链所有利益相关方。与机场、地面操作代理以及相关政府单位接洽,推出收益最大化的产品,推动越来越多的服务重启。真正了解航空物流的人都明白,货运发展正当时,现在不是削减成本的时候。

l机场需要认识到货运处理设施是重要的战略资产,不能简单视为地产楼盘。进驻开发商、地面服务公司及其他物流服务商必须明白,服务质量是机场以及航司极为重要的营销工具,并凭此吸引投资。当前,由于要保持人与人之间的社交距离,货运需减少人工操作,自动化显得尤为重要,即需配备用全自动物料搬运设备,搭建全流程信息技术平台,包括货运社区系统、自助终端等。对于负担这些费用的航司来说,收益将取决于投入成本和服务能力。

机场、航司以及地面操作代理应更加重视当前新形势,更重要的是要了解未来,探索更多可能。

结论

未来三年乃至更长时间,全球航空运输业将面临重大挑战,发生重大洗牌。管理层的试错空间极小,必须战战兢兢,如履薄冰。当前环境下,客运收益微薄,市场和机队营运充满不确定性,客运航司和机场管理层在规划未来和决策时,可以也应当将重视航空货运,但实施计划时切忌冒险。 

谨慎决策,三思而行,瞻前顾后,广纳良言。

 

 

Stan Wraight

President and CEO SASI stanwraight@sasicanada.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