航都院(中国)

航都院小程序

航都院智库

回到顶部
首页  >  资讯动态  >  新闻详情

AIC 对话丨约翰· 卡萨达:后疫情时代,航空大都市仍是优质赛道

来源:
2020-12-08
作者:


后疫情时代,航空大都市仍是优质赛道

 

今年以来,新冠疫情肆虐,重创民航业、机场和全球贸易。但从长期来看,航空产业和临空经济产业结构良好,仍将保持上行趋势。随着全球航线网络的不断扩大,航空连通性的进一步加强,机场的作用将愈加突出,成为区域经济催化剂和商业磁铁。机场及其周边不断吸引临空指向型产业,将形成充满活力的新型城市经济形态——航空大都市。

本期,我们有幸请到郑州航空港经济综合实验区(简称“航空港实验区”)首席顾问、航都院(中国)院长——约翰·卡萨达教授。作为航空大都市理论之父,他将从吸引外资、全球产业链以及贸易等方面,分析新冠疫情下航空大都市发展面临的挑战,以及后疫情时代或将出现的机遇;分享航空港实验区的发展经验,以及为何它是当之无愧的“中国的航空大都市”。

 

提问:新冠疫情不仅夺去了百万生命,还使全球陷入自2008年金融危机以来最严重的经济衰退。您认为全球经济会否因此一蹶不振?经济衰退会持续多久?

约翰·卡萨达:

新冠疫情诱发全球性经济危机。但总体来看,我认为多数国家和地区的经济形势将在2021年底前转好。中国经济已开始复苏,国内航空客运量和国际航空货运量出现增长显著;美国经济也已出现反弹迹象;欧洲虽然相对滞后,但也将稳步恢复。未来,随着疫苗在全世界的普及,新冠病毒将得到扼制,多数国家的经济将在两至三年内恢复常态发展。

 

提问:新冠疫情会否改变航空大都市发展趋势?

约翰·卡萨达:

我的答案是不会。疫情重创航空业,导致经济下行,但这对航空大都市的影响只是一时的。历史为证,航空业和临空经济曾经历数次危机,如非典、猪流感、2008年金融危机等,但每次在危机应对之策出台后两年左右,航空业和航空大都市都会回归常态发展轨道。

 

提问:未来的航空大都市的五个关键词是什么?

约翰·卡萨达:

第一,速度。当今世界,时间不仅是成本,更是金钱。尤其是在全球供应链管理、高端制造业以及电子商务领域,地区间的竞争是时间的竞争。如航空大都市一般,具有速度优势的地区,将能够吸引较大比例的全球投资。

第二,敏捷性。航空大都市的敏捷性和灵活性体现在两点,一方面,航空大都市企业能够快速应对市场和供应链变化;另一方面,入驻企业凭借航空运输,可在全球范围内搜索质优价廉的供应商。

第三,连接性。虽存在政治因素,但我们生活在一个互联的世界。航空大都市连接全球,助推企业、城市,乃至国家经济发展。

第四,变革。变革是航空大都市模型的活力之源。我的航空大都市专著,副标题是“我们未来的生活方式”。航空大都市代表着新的生活和工作方式。过去,由于噪音、拥堵等问题,人们不愿居住在机场附近。这种观念近年来发生了转变,高端住宅已悄然布局在机场周边。由于频繁的商旅需求,越来越多的高收入人群选择定居航空大都市。

助力经济转型是航空大都市的功能之一。以航空港实验区为例,富士康入驻后,郑州机场货运航线网络迅速扩大,雇佣规模达20万,引领郑州市和河南省实现经济转型。如今,货物可在数天甚至数小时从郑州出发运抵全球。此外,凭借发达的航线网络,区内企业可高效实现全球采购。航空港实验区已成为郑州市乃至河南省的贸易发展引擎。

第五,繁荣。航空大都市吸引投资,创造就业,引领区域繁荣,为各类人群,从出租车司机、仓库工人,到投行经理、企业律师等,提供无限机遇。

简言之,航空大都市带来的“速度、灵活性、连通性、变革和繁荣”,造福各方。

 

提问:过去二十年间,跨国企业海外投资的决策程序发生了哪些变化?为吸引更多海外投资,航空港实验区应采取哪些措施? 

约翰·卡萨达:

影响外资企业选址的因素已改变。过去,跨国制造公司在选址时几乎只看成本。它们会选择生产成本低,税收优惠,补贴政策优渥的国家。

过去二十年间,外商海外投资选址决策变得愈加复杂。随着制造业智能化和复杂化程度不断提高,以及中国全面开放,企业在进行海外投资选址时不仅考虑成本和补贴政策,还愈发重视人才、城市宜居性等因素。于是,企业转向选址咨询公司,寻求决策支撑。选址咨询公司通过互联网等渠道收集各地信息数据,并依据产业需求和企业要求建立选址优化模型。这些模型是他们向跨国企业提供决策支持的基础。

因此,航空港实验区应与主要选址咨询公司保持密切联系,主动提供最新资讯和数据,展示自身优势,证明实验区是外企进入中国市场时选址的不二之选。选址咨询公司了解哪些企业正在海外选址,若实验区能与它们合作,则比自行寻找目标企业,建立联系高效得多。此外,选址咨询公司的初轮筛选通常是基于网络检索信息,因此航空港实验区需重视网站以及其他网络渠道的运营管理和应用。

 

提问:为谋求发展,除了吸引外资,航空港实验区政府还应做些什么?

约翰·卡萨达:

人才。我认为能够吸引、留住顶尖人才之地,往往能够实现城市和产业发展。对航空港实验区而言,若想通过产业升级、商业优化实现经济转型,招才引智是重中之重。而吸引和留住国内外高学历年轻人才的关键是构建国际化、活力化社会环境。航空港实验区在建设高品质住宅和城市生态环境建设方面已经取得不错的成绩,但这并不足以吸引人才。还需要配备商场、高级餐厅、潮流街区等,开发夜生活,以提升区域活力。

打造宜居宜业的环境,出台人才吸引政策,是第一步。为了让更多人了解航空港实验区,我们启动了品牌打造项目。

 

提问:您作为航空港实验区首席顾问,航空大都市理论模型创立者,请您谈谈航空港实验区为何被称为“中国的航空大都市”?

约翰·卡萨达:

航空港实验区的发展令人赞叹。严格意义上讲,在中国,具备打造航空大都市条件的临空经济区屈指可数,航空港实验区便是其中之一。这里集航空、多式联运枢纽、产业建设、城市发展于一体,成功践行了航空大都市发展模式。

数字说明一切。在过去七年间,航空港实验区成功吸引100个重大产业项目,其中不乏电子信息、生物医药、物流、电商等新兴产业项目。

在建设航空大都市的道路上,航空港实验区取得了举世瞩目的成就,如郑州-卢森堡“空中丝绸之路”。凭借发达的全球货运航线网络,航空港实验区成为河南省的贸易发展引擎,区进出口额占全省的60%,创造近50万就业岗位。2019年4月,“人民日报”刊文,称航空港实验区为“中国的航空大都市”。

人们认为,航空港实验区的发展离不开2012-2013年我制定的战略发展路线图。但我的功劳只有1%,剩余99%是航空港实验区各届领导的执行和统筹,以及河南省、郑州市主要领导的支持。是他们落实了航空大都市模型,成功打造了“中国的航空大都市”。

约翰·卡萨达 John D. Kasarda

JDK.jpg

约翰·卡萨达教授,航都院(中国)院长。“中国的航空大都市——郑州航空港经济综合实验区”首席顾问以及国际专家委员会主席,美国北卡罗来纳大学教堂山分校终身荣誉教授。卡萨达教授曾受邀担任众多国际组织机构专家顾问,如国际物流协会委员会、国际经济发展委员会、美国科学促进协会。 

卡萨达教授为航空大都市理论模型创立者,被誉为“全球航空经济第一人”。他为全球20多座城市机场提供航空城规划,从美国孟菲斯机场、德里国际机场航空城、迪拜世界中心(现迪拜南)到曼谷素万那普航空城、台湾桃园机场航空城等。此外,他还曾为波音、空客、联邦快递、德国汉莎航空等知名跨国企业提供咨询服务,帮助解决全球物流和供应链管理、企业选址等方面问题。航空大都市理论正引领全球临空经济和城市发展迈向新时代。

卡萨达教授著作等身,发表的航空基建、物流、城市开发和商业竞争力相关学术论文百余篇,出版书籍十余本。代表作《航空大都市:我们未来的生活方式》于2001年被《时代周刊》誉为“改变世界的十大构想之一”。 

曾获国际民用航空组织、美国联邦航空管理局、世界银行、美国国家科学基金会、美国国家科学院、联合国开发计划署以及美国国际开发署等组织授予的多项奖励和荣誉,包括:凯南商学院博莱德影响力奖、Roy W. Holsten奖、Weatherspoon奖、Long Leaf Pine奖、巴西米纳斯吉拉斯州授予的“国家荣誉奖章”。

 

本文作者:刘谦雅

统筹:白杨 编辑:姚斌斌 翻译:刘晋旗 校对:李昕蔓

 

© 2020航都院(中国)版权所有。未获航都院(中国)许可之前,禁止做任何形式的转载或出版,否则将承担相应法律责任。如需转载,请联系后台或致电:0371-5692367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