航都院(中国)

航都院小程序

航都院智库

回到顶部
首页  >  资讯动态  >  新闻详情

AIC 对话丨达斯蒙德•维特尼斯:货运成为航司生命线

来源:航都院(中国)
2020-12-28
作者:航都院(中国)

      航都院(中国)集合全球多领域智力资源,成立临空经济国际专家委员会。他们在机场建设运营、航空运输、数字化、规划设计、生物医药等领域拥有丰富的理论与实践经验,代表临空产业顶级智慧,能为航空都市建设提供全球视野和最优方案。


       本期,我们有幸邀请到达斯蒙德·维特尼斯先生进行访谈,他是国际航协前全球货运主管,航都院(中国)国际专家委员会现任专家。达斯蒙德·维特尼斯先生认为航空货运是疫情期间航空业的生命线;不断壮大的电商将全面影响航空货运行业,高效、准时的点对点运输将成为核心诉求;中国在全球航空货运产业的作用愈加凸显;电子货运计划也必将成为大势所趋。


2020年初,新冠疫情爆发,航空业进入寒冬。各国边境封锁,机场空无一人,整个航空产业近乎瘫痪。

数据显示,今年4月,受疫情冲击,航空业处于历史最低谷,客运需求锐减90%;7月虽然有所恢复,但仍较去年同期低79.8%。稳定的货运收入能一定程度上弥补客运损失。今年,在航空货运运力同比下降31%的情况下,货运收入下降幅度较小,仅减少14%。

 

“7月份,空旅需求危机持续,几乎没有得到缓解。由于五分之四的航空旅客选择居家,航空业在很大程度上仍处于瘫痪状态。政府重新开放边境后又关闭,取消隔离措施后又重新实施,许多消费者仍然害怕出行,航空公司也无法重新制定飞行计划。”

——国际航空运输协会(IATA)理事长兼首席执行官亚历山大·德·朱尼亚克


问题一:航空业的主要发展趋势是什么?


达斯蒙德·维特尼斯

过去四十年,航空业经历了无数挑战,从自然灾害,到石油危机、金融危机,再到恐怖袭击。我们从危机中走来,变得愈加强大。然而,新冠疫情对人类生命以及全球贸易的影响之大,超出了我们的应对能力。

政府除了关闭国境、禁止民众出行外,别无选择。航空业因此停滞,机场失去了往日的熙熙攘攘。除滞留海外的人士包机回国外,没有游客穿梭,飞机起降。

危机之下,总有处于水深火热的人,迫切需要帮助。此次新冠疫情危机也不例外,全球各国急需大量的个人防护用品、呼吸机、药物等急救物资。航空货运成为唯一的运输途径,尽管价格一涨再涨,但也为运输防疫物资,挽救生命做出了巨大贡献。

在全球危机时刻,航空业见证了航空货运的真正价值。没有客运收入,航司遭受巨大损失,于是纷纷转向货运,将客机改装成货机,运输紧急医疗物资。

我希望未来各国政府、各地机场能真正认识到航空货运的重要性,着力提升货运设施和地面交通通达性,推广相关技术应用。对于航空货运产业本身来说,也面临着巨大变革。电商的迅猛发展和人类消费习惯的改变,将引领供应链合作与整合走向数字化发展之路,高效、准时的点对点运输将成为核心诉求。


问题二:过去20年间,中国在国际航空业中的表现如何?


达斯蒙德·维特尼斯

中国,已和美国一样,成为全球贸易引擎,尤其是最近20年。众多中国企业也在全球投资,加强国际参与。

中国航司在全球航空货运产业中的作用愈加凸显。东方航空和中国国际航空是星空、天合等航空联盟组织的重要成员。中国庞大的人口和国内航线网络使得国际航司趋之若鹜。“一带一路”战略也取得了巨大成功。

就航空货运而言,2019年,中国的国际航空货运业务占全球的25-30%。对于国际航司来说,无论是阿联酋航空、汉莎、美联、美国航空、国泰,还是英国航空,都想在中国国际货运业务市场分一杯羹。

过去二十年间,全球制造业中心转移至中国等亚太国家。中国出口量大,带来巨大的航空运输需求,但是进口量相对较小。对于国际航司来说,中国进出口贸易的不平衡,造成返程航班成本较高,带来很大的营运压力。为了降低运营成本,它们选择与中国航司合作,利用中国航司的国内运输实力,将货物运往中国各地市场。

中国经济持续强势发展,推动中产阶级人数不断攀升,现已接近欧盟中产阶级人口总数。其中,年轻群体海外购物需求也随之增长,如此一来,中国进出口差也在逐渐缩小。尽管此次疫情引发了国际紧张局势,但我认为中国仍将是全球贸易的主力军。

此外,我希望中国能更多地加入国际组织,这样,中国航司的全球影响力将会进一步提升。例如国际航协有很多的工作组,负责制定、优化航空产业标准,业务范围涉及航空产业方方面面,例如技术和数字化发展(包括“电子货运”)、可持续发展、运营操作、安全、审计等等。

我认为,这对中国来说大有裨益。中国相关机构派遣人员参与国际行业组织工作,这些人会将相关知识经验带回国,指导本单位及整个地区的行业发展。他们将成为促成中国行业与国际机构对话的桥梁。


问题三:航空货运产业较疫情前有哪些改变?最大的变化是什么?


达斯蒙德·维特尼斯

如果疫情影响结束,人们恢复正常出行,航司成功解决财务危机,那么我认为各大航司的观念会发生转变。他们会意识到货运对于营收的重要贡献,或将提高货运业务比重。

随着疫情结束,航司重启机队,主要洲际航空公司将会加大货运业务投入,或至少实施相关货运发展策略,建立更加牢固的货运同盟。拥有货运业务板块的航司,需要升级服务,从“机场至机场”到“点至点”。或许可以考虑与新的供应链公司合并,以提升技术水平和业务价值。

疫情后,航司将面临一个全新的航空产业环境。未来2-3年,在疫苗大范围接种之前,人们仍将对出行有所顾虑。然而,对各类商品、电子产品、高端时尚品等的消费需求仍然存在,将推动电商产业的持续壮大。因此,电商的发展将全面影响航空货运业,进而影响航司和供应链其他环节。


问题四:国际航协、国际民航组织等国际机构在其航空货运项目中的关注点是否会改变?


达斯蒙德·维特尼斯

国际航协是一家在会员单位间,建立统一的标准和规则,保障机组成员、乘客以及外贸进出口人员等的安全的单位。

未来,航空业机构将面对新的挑战,因为这次它们的敌人是无形的疫情。

虽然人们有应对21世纪初的非典和中东呼吸综合征的经验,悉知抑制病毒传播的举措,但是此次新冠病毒不同以往,再次将病毒和卫生安全问题推到聚光灯下。国际航协已出台相关规定,保障旅客飞行安全,下一步,他们需要研究相关举措,降低病毒在航空货运供应链中的传播风险。

这一新的挑战将促使所有的组织和监管机构完善现有操作流程,以减少货物运输中的接触,尤其是,减少纸质文件的使用。我希望监管机构能够认识到采用国际民航组织、国际航协、国际航空货运协会等国际机构倡导的技术所能带来的巨大益处,实施数字化发展,简化货运流程。这将是一个新的起点。


问题五:如何成功实施电子货运计划?


达斯蒙德·维特尼斯

过硬的技术基础设施是电子货运计划成功实施的基础。机场可以在打造完善的基础设施方面发挥重要作用。

郑州机场获批电子货运试点,应抓住机遇,协调航司、货代、地勤、运货商、海关、安检等供应链各个环节,引导新技术的应用。

地方监管机构,尤其是海关和安全部,应规定供应链各方实现全面实现电子化的最后期限。航空货运中的关键环节已实现电子化,并已在全球推广应用。目前,虽然尚未采用电子化技术或电子货运系统的环节仍可以通过第三方维持业务,但电子化是大势所趋,必将促使未电子化的各方进行必要投资,以保障航空货运服务质量。

(采访时间:2020年9月16日)


达斯蒙德•维特尼斯简介


达斯蒙德•维特尼斯先生深耕航空产业近50载。2014年6月,卸任国际航协全球货运主管,并退休。现担任产业科技公司“e-Cargoware”非执行主席,并受邀加入航都院(中国)专家委员会。

维特尼斯先生职业履历丰富:1970-1984年,效力英国航空,曾担任海湾地区货运经理、英国区货运销售经理等职务;1984年,创立了自己的货代公司;1991-1999年,受邀加入加拿大航空,任欧、非、中东地区货运经理;1999-2005年,加入知名地面服务公司——孟席斯航空服务公司,任孟席斯航空国际(AMI)首席执行官、孟席斯全球货运常务董事,领导公司业务改革;2006-2007年,于海湾航空任货运业务主管;2007-2010年,任阿提哈德航空货运执行副总裁;2010-2014年,担任国际航协全球货运主管。

维特尼斯先生是公认的航空货运行业领袖:曾入选2017年国际航空货运协会(TIACA)名人堂;被“Stat Times”、“Air Cargo News”和“Payload Asia”授予终身成就奖;曾荣获荷兰“马丁施罗德奖”。



© 原创声明:2020航都院(中国)版权所有。未获航都院(中国)许可之前,禁止做任何形式的转载或出版,否则将承担相应法律责任。如需转载,请致电:0371-56923678。